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万宁特色 >> 风俗文化 >> 正文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:乐在苦中味

 2014/11/25 18:48:44   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——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——

    文\海南日报记者 苏庆明 特约记者 陈循静 通讯员 曾觉 黄良策

兴隆,仿佛上天赐给万宁的一只眼睛。这个由异域归侨筑起的小镇,因为独特的文化背景,染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;又由于百态植物的汇聚,多了自然上的神秀。与它的名字相伴的,还有一种苦性的果子和它生出的饮料——咖啡。它把兴隆泡在自己杯中,成了一个慢悠悠的小镇。

这一黑色的浆液是如何占据兴隆人的餐桌的?似乎不太容易说清楚。老一辈人记得,上世纪50年代初的时候,由于橡胶等作物收成期过长,归侨们决定“以短养长”,引进咖啡等短期作物弥补收入。“自己种了,自己当然要吃。”这就仿佛雨来了树要长一样自然。

所以,仿佛一瞬间,这个1万多亩的小镇就挤满了这种长得不高叶子青青的作物。它品名叫罗布斯塔,每年2月,会开出白色的五瓣筒状小花,飘散着淡淡的茉莉花香;到10月,开始结出豆大的果子,由青绿,到鲜红,绿丛中一串串的鲜红。

这果子将在兴隆人手中展开一场旅行。它先来到地上暴晒数天,或到水中浸泡,把鲜亮的外表蜕去,露出坚硬朴实的本质。里面两颗豆子面对面连在一体,如双胞胎。接着,就要来到锅炉中,接受翻来覆去的烘焙煎熬,把体内积蓄的咖啡因一点一点散发出来,让人迷眩。

然后,还要接受另一番折磨,把自己磨成粉末。滚烫的热水猛然冲进,它和水终于融成一体,黑得发亮,来到兴隆人的客厅,兴隆人的街头,被鼻所闻,舌所触,渗进心田。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——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——

咖啡杯中的兴隆有不一样的风景——

“真香啊!”这一声感慨曲韵悠长。

咖啡因,这种魔幻般的化合物,作用于他们的大脑皮层,兴奋着他们的神经。老陈说,要是哪天不沾咖啡,就感觉脑子空空的,喝了咖啡就像打针一样。

“小妹,来杯锅比(英文coffee音译)!” 这个人口才2万多的小镇上,汇集了大大小小100多家咖啡店。这里不讲究所谓的优雅和小资,它是“人民”性质的。兴隆人把它塑造成大排档式的开放空间,给它配了最平常不过的桌椅,任由摩托车一辆辆涌入,人们放声高谈阔论。就着咖啡,他们可以打发一个上午,或一个下午,看太阳变得毒辣,或晚霞抹在空中。

“喝点咖啡,和几个朋友侃一侃国家、世界大事,最有意思。”许海阳说。他是街头咖啡店里的“时政派”。当然,必不可少的还有“打奖圈”(奖即彩票),一张“奖纸”加上一杯咖啡,足够他们“研究”上半天“规律”。此外,还有各行各业的碰头会,家长里短的闲话小聚,等等。

咖啡的“人民”性,并不表明兴隆人不讲究品位。只是品位一词,回归了它最基本的涵义。这里的人们会从咖啡豆的丰满度、色泽来辨别它的等级,喜欢更苦更浓的本地“咖啡黑”,冲泡的水温够不够,用人虹吸壶要淬取多少秒,都了然于心。甚至只要酸味多一点点,敏感的他们都可以判断出这不是本地的咖啡。

有研究表明,适度常喝咖啡有助于长寿,这也是兴隆人自己的感觉,或许他们的容光满面透露了这一点。“每天早上起来要来一杯纯的,一天不超3杯。”老华侨咖啡店40来岁的女店主说着自己的年轻秘籍,她的皮肤还跟年轻时一样光滑鲜亮。

历史,是兴隆人谈咖啡都要说的。“周总理来喝过,说世界一流!”他们自豪地告诉外人们一个典故,总理一连喝了3杯,打算喝第4杯时,被夫人邓颖超劝阻。他们还会自豪地告诉你,新中国第一家咖啡厂就是这里的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,它的品牌名字取自这里的母亲河——太阳河。

至今,在兴隆不少地方还可以看见用人力或畜力推的石磨,带着滤纸的老式咖啡冲壶,展现着独特的历史记忆。当地还把咖啡店最多的一条街称为老咖街,其中有家店采取了红黑风格的装饰,取名充满革命色彩的“瓦西里”,让咖啡说出它那激情燃烧的情怀本质。

“你先闻,再张大口,让它由舌尖慢慢渗到两侧。回味一下,它是有点甜的。”

但兴隆人没有说的是,最苦的渣淀在杯底。这里潜藏着独特的风景,但要等待另外一只眼睛来发现。

免责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"万宁在线"的等作品,版权均属万宁在线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